无人出租车竞赛:野心、瓶颈与反围剿

人气:24时间:2020-09来源:珠海的士票

  如果说去年是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的落地元年,最近一个多月,中国玩家在本土市场上接连秀出自己的肌肉。

  

  4月20日,百度宣布在长沙面向所有市民,全面开放Apollo 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4月27日,AutoX与高德地图在上海启动无人车体验招募项目;4月30日,文远知行宣布自动驾驶出租车已全开放运营超过100天;5月18日,小马智行宣布近日成为首家获得北京市自动驾驶载人测试牌照的创业企业,此前已有项目落地广州。

  

  某种程度上,这是一场争夺未来出行市场入场券的竞赛。在这场竞赛中,美国加州是政策最为开放的地方,AutoX、小马智行等都在加州试运营robotaxi。国内各地也陆续出台政策,促进robotaxi落地。

  

  在这场面向未来的竞赛中,谁都不想输。

  

  robotaxi真正落地还有多远?

  

  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政策的开放及硬件技术的提升让这场昂贵的实验成为可能。

  

  “2016年激光雷达95000美元大家都要排队买。2018年降到75000美元,谁都可以买到。到2019年已降至小几万美元。”文远知行CEO韩旭说。

  

  5月中旬,韩旭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刚从美国回来,还在酒店隔离。这场疫情减缓了robotaxi订单的增长,但也让人们更期待它的到来。

  

  文远知行旗下公司文远粤行的robotaxi已在广州黄埔区全对外开放运营满百天。受疫情影响,其公布的还是2019年12月的运营数据。当月20辆无人车每天从早8点运营到晚10点,共8000多个订单,算下来一辆车一天有约13.5个订单。

  

  与真正的出租车有所不同,文远粤行的robotaxi设置了130多个上车点,乘客可在这些站点随意上下车。因为每辆车上都有一名安全员,需要在某些时候掌管方向盘,从机器那里把车辆接管过来。而多长时间接管一次,也成为判断无人车技术是否安全成熟的标准之一。

  

  文远粤行的运营反映出部分国内robotaxi的落地情况:小范围,有几十辆车,定点上下车。

  

  目前,robotaxi在技术上仍有一些难题待解。在文远粤行robotaxi的评价中,行驶或刹车状态不够稳定、路线规划不合理及等车时间较长分别是用户不满意的前三项。根据其他robotaxi用户的体验,路边突然探出障碍物导致急刹车、变道时“身体就像要被甩出去”、左拐时难以保证安全与流畅等问题仍然存在。

  

  “100次中成功99次对我们来说是相对容易的,但如果运行10万次有99999次是稳定的,挑战就很大。”为此,韩旭将2020年定为文远知行的“稳定之年”,“在自动驾驶上,技术的稳定性和先进性是同等重要的”。

  

  除了技术层面,文远知行近期也解决了一些历史遗留的“不稳定因素”。5月中旬,文远知行发布声明称,与中智行、王劲达成全面和解。文远知行前身为景驰科技,由百度前高级副总裁王劲于2017年创办。之后,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起诉王劲和景驰科技。王劲因此离开景驰,创办自动驾驶公司中智行,景驰与百度合作并更名,原CTO韩旭出任CEO。而文远知行此后起诉中智行相关人员使用文远知行的代码,王劲则起诉文远知行侵害他的股东权益。韩旭并不愿意谈及这些往事,技术发展及落地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与文远知行在广州的常态化运营不同,AutoX牵手高德在上海进行robotaxi试运营,目前只有通过申请的市民可以体验。试运营期间,AutoX没有设置乘车点,市民可以在任意点上、下车。

  

  AutoX于2016年成立于美国硅谷,2019年5月开始在加州提供robotaxi运营服务。AutoX创始人、CEO肖健雄曾是普林斯顿大学助理教授,做自动驾驶相关研究。2015年肖健雄看到Waymo领跑了这一赛道,自己也计划出来创业。早期公司在硅谷成立,因为硅谷当时聚集了很多自动驾驶人才。随着技术和产品的逐步成熟,以及落地政策逐步开放,他决定回中国市场扎根。

  

  “自动驾驶在美国是一个万亿级美元的市场,在中国可能更大。”肖健雄回忆。AutoX的投资方中也不乏国内投资者。2017年公司还只有十几人,上汽集团就战略投资了AutoX。此后,阿里巴巴产业基金、东风汽车等也加入到AutoX的资方队伍中。

  

  相比于美国的Waymo,国内的robotaxi还较为分散、小规模。Waymo在美国运营着一个有600辆robotaxi的车队,并拿到了没有安全员的robotaxi运营牌照,但目前国内还不允许没有安全员的robotaxi上路。AutoX在半年前申请了该牌照,但还在等待结果。

  

  “大家对于robotaxi什么时候来、能不能来,容易出现两极化。应该像巴菲特,别人贪婪时我谨慎,别人悲观时我贪婪。三五年后,一定会看到权威的自动驾驶车辆在路上跑。但这三五年难度巨大。”韩旭说。

  

  辰韬资本执行总经理贺雄松今年4月撰文指出,他与团队调研了最简单、最容易的场景,比如像清扫、洗地车、室内的配送等相关赛道,却发现产品和技术距离成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因此,开放道路场景的落地时间可能会比想象中更慢。

  

  在此之前,目前国内这场robotaxi实验的意义,除了参与者各自收集数据之外,也在于验证robotaxi的市场需求,推动政策的进一步开放。

  

  如何撑到黎明?

  

  robotaxi背后是万亿出行市场,但在robotaxi可以实现盈利前,只有持续地投入才能支撑这场昂贵的实验。

  

  将robotaxi作为主要落地场景是AutoX几年尝试做出的决定。

  

  公司成立之初,肖健雄也考虑过L3级自动驾驶,商业化更为现实。但经过一年多的实践,肖健雄发现L3级的自动驾驶并非科技公司的强项,Mobileye、华为和各大车企都有解决方案。只有发展更有技术壁垒的L4级自动驾驶,才有胜出的机会。

  

  对于无人重卡,肖健雄指出由于干线物流需要跨省市,每个省市都涉及牌照问题,落地难度较大,可能最终只能在港口内运输集装箱。区域内的低速物流则存在市场分散、与robotaxi相比市场较小等问题。这些都不是AutoX想做的。“将军赶路,不追小兔。”只有robotaxi与轻型卡车才能承载肖健雄的野心。

  

  AutoX选择送货、送人两条腿走路。其第一个规模化落地场景是加州的送菜服务,送货速度可达120千米/时,配送车辆与路线都跟robotaxi一致。肖健雄透露,AutoX正在与股东东风汽车打造这样的纯电动轻型卡车。

  

  “自动驾驶落地的挑战之一在于资金支持,自动驾驶公司需要持续地投入研发,最终提高产品的成熟度,实现商业模型转正。”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冰认为,robotaxi目前进入到了商业化初期,但直到下一阶段拿掉安全员才能实现商业模式转正。

  

  商汤科技在2019年1月参与了文远知行的A轮融资,与农银国际ABC International共同投资数千万美元。该轮融资由雷诺日产三菱联盟2018年年底领投,商汤科技做技术尽调,“时间上晚了一些”。

  

  考虑投资时,徐冰表示L4级自动驾驶方案可以与商汤在技术上实现互补,扩充商汤平台的完整性,文远知行属于该赛道中的头部。商汤将在产业和视觉感知技术上给予支持,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这样的汽车集团可以降低无人车线下部署和训练成本。

  

  该轮融资后,2019年自动驾驶行业进入一个相对理性的阶段,行业整体投资减少。文远知行也没有新的融资。韩旭2020年年初在美国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融资。

  

  robotaxi只是盈利渠道之一。自动驾驶公司也可以作为技术提供方收取技术服务费。去年武汉军运会期间,自动驾驶公司元戎启行与东风汽车集团技术中心推出robotaxi,当时双方签订合同,东风汽车方面给元戎启行支付数百万美元费用。此外,元戎启行与东风汽车旗下出行公司东风畅行合作,初步达成服务费分成的模式。

  

  活下去,才能有机会最终大规模上路。

  

  围剿与反击

  

  当robotaxi上路,首先受到影响的就是滴滴和Uber的市场。在未来的出行市场中掌握主动权,也是滴滴们积极布局自动驾驶的原因。

  

  国内的自动驾驶公司在落地robotaxi时,与出行平台或运力方合作,这些合作方正是与滴滴抢夺网约车市场蛋糕的玩家。

  

  AutoX的合作方是高德地图。AutoX的投资方之一是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双方合作也有阿里的推动。高德能给AutoX带来的除了流量,还有出行相关数据,去哪里接客效率更高。

  

  高德地图在今年1月宣布通过其聚合模式,已接入了包括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等近40家网约车平台。

  

  关于此次合作,高德相关负责人向《中国企业家》表示,共享出行与自动驾驶均是高德重点关注的领域,两者的融合也是未来交通出行的重要趋势。继聚合打车后启动robotaxi项目,可提供运力补充,带来差异化、新鲜的出行体验。

  

  文远知行牵手的是广州市白云出租汽车集团。“运营一个自动驾驶出租车队是非常不容易的,你要知道车在哪充电,如何组织安全员,车辆及安全维护都是巨大的系统工程。”韩旭认为,白云出租汽车集团能在这些方面给予支持。

  

  据了解,元戎启行也将与曹操出行合作推出robotaxi,但目前双方都未对此作出回应。

  

  面对这些积极布局,滴滴也终于在自动驾驶上露出了自己的牙齿。

  

  5月29日,滴滴宣布旗下自动驾驶公司完成首轮超5亿美元的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2期领投。这笔融资亦是目前国内自动驾驶公司获得的单笔最大融资,超过了小马智行在今年2月公布的4.6亿美元B轮融资。

  

  这是滴滴自动驾驶经过几年沉寂后开始发力的表现。2019年8月滴滴成立自动驾驶子公司是滴滴布局自动驾驶业务的分水岭。

  

  在这之前,在国内多家自动驾驶公司诞生的2016年,滴滴合并完Uber中国区业务后,滴滴出行创始人、CEO程维首次对外证实正在发力无人驾驶业务。当时滴滴成立自动驾驶研究院,AI科学家何晓飞出任首届院长。

  

  但2017年年初,何晓飞悄然离职。几乎在同一时间段,滴滴在硅谷成立研究院,前Waymo工程师贾兆寅加入滴滴硅谷研发团队。

  

  直到自动驾驶业务单独剥离成立子公司,滴滴做自动驾驶的决心才完全呈现。滴滴CTO张博出任自动驾驶公司CEO,原安波福(一家移动出行开发技术及解决方案提供商)全球工程副总裁韦峻青出任CTO,原顺为资本执行董事孟醒出任COO。据公开资料,安波福与Lyft合作,截止到今年2月已完成10万次robotaxi服务,韦峻青主导建立了安波福匹兹堡技术中心、拉斯维加斯客户体验和无人驾驶车队运营中心。

  

  2019年,滴滴美国研究院在美国加州的路测里程排名从25位升至11位,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滴滴对自动驾驶业务的重视。

  

  滴滴曾在2019年8月的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宣布,于去年年内落地robotaxi试运营。但这一计划最终没能实现。今年5月,滴滴在北京注册沃芽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韦峻青,滴滴表示将进一步在北京开展自动驾驶测试。

  

  程维接受采访时曾说,自动驾驶只有第一、二名,没有第三名。目前Waymo已领先,滴滴能成为另外一个胜出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