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珠海出租车故事:民间故事1

人气:34时间:2020-07来源:珠海的士票

  01

  

  今天要说的这个故事,在央视曾报道过相似类型的。

  

  我忘记是央视哪个频道,说有个山里的老农,念一段咒语,蛇就会照着他的指示慢慢盘住不动。

  

  这样的书是有的,我们村的张奶奶家曾有一本,只要对着动物念一段,那动物就会静止两分钟。

  

  等两分钟过后继续活动。

  

  事情原委是我奶奶讲给我听,今天整理出来,说给大家听听。

  

  六七十年代的冬天,那时候的雪很大,隔几天就一场,而且很久都不化。

  

  冬天大雪封山,常有狼下山觅食。

  

  我们沂蒙山一带,山坳里的村民经常听到狼嚎声,所以晚上基本不敢出门。

  

  那一年,除了狼嚎声,河边的枯草堆里突然多了一种怪叫。

  

  这是村民从来没有听过的,像孩子哭,又像什么东西发怒,最后变成类似于猫狗的叫声。

  

  那时候村里家家户户养土狗,夜里只要这个声音一响,所有的狗都开始狂叫。

  

  一些散养的狗,还会三五成群往河滩上跑。

  

  夜里大家害怕,到了天亮才去看,那些跑出去的狗,一部分不见了踪迹,另一部分被咬死,鲜血淋淋地躺在河边。

  

  那阵子人心惶惶,所有人到了晚上除了锁好门,还会把狗牢牢地拴住。

  

  那东西也聪明得很,后来开始学母狗叫,引得郊外的野狗拼了命地往那跑。

  

  只要声音一响,狗跟发了疯一样,户里的狗也有几只会咬断绳索跑去。

  

  我爸还说,那段时间家家户户吃狗肉。

  

  狗是被咬断了脖子而死,所以不妨碍食用。

  

  02

  

  一开始大家还都沉浸在吃狗肉的喜悦里,时间长了便开始担忧。

  

  一直这样下去,这十里八乡的狗都死了,谁来看门呢?

  

  有了这个顾虑,大家都开始担心起来。

  

  村长说这事要办,当天晚上带几个年轻力壮的,去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

  

  果然到了第二天夜里,便不再有那个怪声。

  

  接着一连半个月,也没有再出现。

  

  村民们这才安心,知道那东西不会再来了。

  

  不知道是谁先说的,反正很快传遍了附近的村子。说那个东西是只豹子,在山上找不到吃的,来村里弄狗做食物。

  

  而那天降服它的,其实没有很多人,就只有张爷爷一个人。

  

  张爷爷叫张行,比我爷爷小四岁。很普通的一个人,看不出有什么过人之处。

  

  他是怎么降服豹子的?传言只念了一段话,豹子就停住不动,然后把它绑了。

  

  本想等天亮大家分着吃了,没料到那家伙力气大得很,突然挣脱绳索,咆哮着向山林而去。

  

  这东西聪明得很,知道有人要抓它,便再也不来了。

  

  一传一十传百,到了最后编造得有鼻子有眼,说张行家里有本天书,上山能擒龙,下海能捉蛟。

  

  小村子一下子沸腾了。

  

  平日里因为张行家穷而看不上他的大户,如今见了他也是毕恭毕敬。

  

  冷冷清清的张宅,一下子变得门庭若市。

  

  这其中不乏有故意打听天书的人,也有顺势讨好想捞点便宜的,但都被他无情地拒绝。

  

  不管别人怎么问,他始终不肯承认自己降服了豹子,也不承认家中有这本咒语天书。

  

  03

  

  张行对外人绝口不提,却唯独让我爷爷见识了这独门宝贝。

  

  我爷爷喜欢种菜,吃不完就拉到大集市上去卖,可以多换两个钱。

  

  这年白菜丰收,张行家也堆积了很多,于是两个人商议,一同去集上卖菜。

  

  我们本村的集市小,人流量也少。要想卖得好,只能去河对岸的村子卖,虽然是一河之隔,那边相对来说比较富裕。

  

  说干就干,天刚蒙蒙亮,两个人挑着白菜去赶集。

  

  那时候夏季经常发洪水,桥梁不断被冲断,所以一直没有补修,大冬天的,他们挽了裤腿趟水而行。

  

  天大亮以后,赶集的人开始陆陆续续增多,但白菜确实不怎么好卖。

  

  村里的农民自己都会种白菜,偶尔有些不够吃的才去集市上买。

  

  爷爷和张行的白菜一直到了太阳落山才卖完,两个人已经是饥肠辘辘。

  

  找了个避风的摊位,一人要了半斤油条,蹲在地上吃完,准备往回走。

  

  冬天的太阳落得很快,他们到河边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整个河滩上只听见河水的流动,还有呼呼的北风声。

  

  爷爷走在前面,张行跟在后面。

  

  爷爷走得急,担心家里的奶奶和孩子们,却不知道把张行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他只听到身后有人跟着他走,激起的水声比平时大了很多。

  

  他还想着张行吃饱了力气真大,走得比他还急。

  

  04

  

  过了一会儿,隐约听到张行的喊声,却不是在自己背后。

  

  “华哥你等等我,水太凉了,我腿有点疼。”张行的声音从身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

  

  爷爷吃了一惊,一直听到身后有人跟着自己,以为是他,现在看来是另有其人!

  

  他猛地转过头,用手里的电筒去照,这一照不要紧,差点把爷爷吓晕过去。

  

  两只明亮的眼睛在黑夜里放光,不用想也知道,跟在他身后的,是狼。

  

  那个年代,狼随处可见,也发生过狼进村吃人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它的厉害。

  

  爷爷站立不动,狼也停住了脚步直直地盯着爷爷,仿佛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这时候爷爷想起了张行的本领,对着他大喊:“张行快救救我,有狼!”

  

  张行听了爷爷的话,急忙喊他往自己那里跑,说他有办法对付狼。

  

  爷爷撒开脚丫子往回跑,河水不深,约摸到小腿,激起的层层水花打在身上,冰冷刺骨。

  

  顾不得这些,爷爷脑海里只有一个字,跑!除了跑能活命,别的都是扯淡。

  

  狼看到爷爷往回跑,跟在后面追,速度比人快多了。

  

  张行从后面跑着过来接应爷爷,就在那只狼要奋身扑向爷爷的时候,突然静止不动了。

  

  爷爷清楚地听到耳边念念有词,是张行及时念了咒语救他一命。

  

  这时候爷爷才知道,原来村里的传言竟然是真的。

  

  趁着狼被定住,张行拉着爷爷就跑,一口气跑出好几米远,再回头的时候,狼已经不见了。

  

  爷爷说这些野生动物聪明得很,知道有人能拿住它们,所以不敢再追上来,早就逃命去了。

  

  05

  

  爷爷他们跑到河岸上,身上出了一身汗,坐在地上休息。

  

  想到刚才要不是张行及时相救,爷爷早就没命了,这会儿能够脱险多亏了他。

  

  爷爷起身要给张行下跪,被他一把拉住。

  

  “华哥我不求你谢我,只希望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能帮着照顾家里人。”张行说的时候有些哽咽。

  

  我爷爷有点奇怪,论岁数,张行年纪小,怎么也不能走在我爷爷前头。

  

  但当时他没问那么多,一口答应下来,还保证绝对照顾他们一家子,有自己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他们挨饿。

  

  张行听了以后十分感动,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这件事后没多久,隔壁村子出了事。

  

  跟我们村一样的情况,有东西引土狗去,然后咬死,大家怀疑是同一只豹子所为。

  

  这时候张行突然主动请缨,说要去降服那东西。

  

  其实当天就算他不说,所有人的眼睛也是盯着他的。

  

  村里好几个胆子大的年轻人都要跟着,说要亲眼见识见识张行家的宝贝。

  

  那天我爷爷没有去,因为我爸得了严重的脑膜炎,爷爷带着他去镇上看病。

  

  张行来找了我爷爷两次,最后他让奶奶转告我爷爷,别忘记答应过他的事情。

  

  我奶奶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却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约定。

  

  当天夜里,张行死了。

  

  他是被那豹子咬死的,大家发现的时候,已经血肉模糊。

  

  06

  

  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说他们家有天书,这件事很快被人们当成了一个笑话。

  

  在张行的灵前,当着几个儿子的面,张奶奶烧毁了那本天书。

  

  她说这只是一本普通的书,却害死了自己的丈夫。

  

  我爷爷是在张行下葬后的第二天才回来,那时候我爸也度过了危险期。

  

  他知道张行死了以后,难过了很久。

  

  自那以后爷爷家就和张奶奶家亲如一家人,两家不仅来往频繁,过节的时候,也都是聚在一起。这种日子一直到张奶奶过世。

  

  后来张行的几个孩子各自娶妻,过自己的日子,两家才慢慢地疏远了来往。

  

  到了我们这一辈,虽然是哥哥妹妹相称,却再也不是从前那般亲密。

  

  我奶奶说张行是故意惨死,为了让大家相信他们家没有天书。

  

  因为这东西会害人,他的几个儿子暗地里争得厉害,互不相让。

  

  还有一个当地的大户,要跟张行的儿子合作,猎取山中动物。

  

  张行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老人,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但也不想让那本书留下来害人。

  

  所以才跟张奶奶一起演了这场戏,给大家看,也给自己的儿子看。

  

  张奶奶当初烧掉那本书,也是为了避免引起更大的纷争。

  

  如果当初她没有烧掉那本书,现在书应该落在哪里?又会被什么人所用?

  

  是造福还是造孽?这谁又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