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生活:装满故事的瓶子

人气:192时间:2020-06来源:珠海的士票

  珠海生活:装满故事的瓶子

  

  我想我在珠海做过的最疯狂的一件事,发生在18岁生日快过的凌晨。我和因为参加活动偶然认识的几个小伙伴在晚上11点的珠海校区游荡,一个男生带着我们去拿了好几瓶因为社团活动剩下的啤酒。我们原本想得很美好,要像电影里面那样,拿着啤酒在操场上畅饮,然而11点半的田径场已经不再让人进去,我们只能走在逸仙大道上,没能做到像电影里那样“聊人生观聊世界观聊价值观”的情节,但依旧很快乐也很傻地大声唱着走了调的歌。在还有5分钟12点时候,之前并不认识之后也将毫无关联的4个人在榕树下围住我给我唱了那天的第一首生日歌,歌完的时候刚好就是12点。唱完了歌我们一齐爬到有5层楼的教学楼的楼顶,看中珠的夜景,后来还去吵醒了中大招待所的老板,5个人挤在一间标准间里,第二天我们走出招待所告别,到现在没有怎么联系。

  

  但我还记得那天看到的中珠凌晨1点的景色。那个点,公路上车来来往往,但也就只是路过中珠,并不会真的进来,也并不需要进来打扰它。这个地方一直都是如此安静,仿佛外界发生的一切与它都没有什么太大的联系,仿佛它是自愿被世界忘记在这里,与世隔绝,以便可以守住同样没怎么接触外界社会的大学生的天真

  

  我想我在珠海所经历过的最孤独的一件事,是在大一有段情绪状态极其不好的时候。那时候自己的情绪状态达到了最低点。坐在宿舍的楼梯间和家里面打电话,挂掉了电话经常就会莫名其妙地流泪。情绪最差的时候,在夜晚我一圈一圈地在田径场上跑步,跑累了在一边压腿,拉韧带很疼,汗水滴进我的眼睛,我看到周围跑步的很多很多人,突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孤立无援。这种孤独不仅仅是我滴落的汗水,也是那些夜跑的人所带着的或是忍受或是淡定的神情。要知道,在中珠跑步最有意思的一点就是,你永远不会是最早跑步或者最晚跑步的那一个人,戴上耳机,音乐里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奔跑。

  

  我想我在珠海所经历过的最神奇的一件事,就是和田Jeff一天下午在教学楼旁捡了一个田螺,坐小白的时候随手送给了车上的一个小女孩。过了几天我们又遇见了那个小女孩,她远远地看见了我就主动和我打招呼,反复和我挥手。之后田Jeff发现其实我早就遇见过那个小女孩。在未和他确定关系之前,我曾给他发过一张照片,那是我一次黄昏时候跑步时在操场上偶然遇见的一个老人和小女孩。她们两个人之间的那种快乐让我觉得印象好深刻,于是拍了一张照片,后来发给了他。那天天气特别好,黄昏时候的珠海天空特别好看,老人坐在石头上逗小女孩玩,笑得很开心,那样温暖美好的场景,让我觉得生活中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可以泰然处之。

  

  与老人和小女孩三次相遇的缘分竟都是如此神奇,而好像只要和田Jeff在一起,生活中就总会有神奇的事情发生,比如在路边捡田螺,再把田螺送给不相识的小孩。这个人和我从图书馆的1楼走到8楼再从8楼坐电梯到9楼,和我讨论蚯蚓是否适合在水泥地生存的问题,和我一起听冷门的乐队和歌曲,和我一起数遍每一个路灯下的油漆痕迹。我如此庆幸能在状态最好的时候遇见这个人,哪怕当时仅仅是因为抱着尝试的心态参加了中大的一个调研项目找人组队而认识他。调研项目结束的时候,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我说“如果美好的事情注定只能够发生一次,那就不问未来勇敢地让它发生”,那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两年前我就该明白的道理——无需为未来太过于焦虑。

  

  我想我在珠海经历过的最感动的一件事,是我所参加的院会的最后一次全员大会。其实从走进关了灯的教室在黑暗中听着部门的小朋友唱着会歌,我情绪就有点不对劲,之后看着自己部门的小朋友拍摄给部长的视频,很短也很粗糙的视频,我却在座位上流了泪。这个部门是我两年社团活动的核心,我在中珠两年太多的快乐和感动都和它密切相关,它有着我稚气十足的大一和逐步坚定的大二。我,与这个部门相联系的人,部门本身,这三者都在一点点成长。中珠最不缺少的就是社团活动,看起来缤纷多彩,其实实质大同小异,但是并不是在每一个社团都可以遇到用心待你的部长。而我是足够幸运的那一个。

  

  我想我在珠海经历过的最具穿越感的一件事情,是在上了一次很喜欢的公选课后,走出教室,因为接收了太多的信息,在嘈杂的人群中,反而觉得不在现实中。那个戴着眼镜的一身书生气的老师,用3个小时的时间不紧不慢逻辑清晰地讲述了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如何推动朝代变革的故事。理科出身并不适合记忆历史的我把那些故事都忘得一干二净,最后只记得那句“推动中国历史发展的最终还是知识分子”。给讲课讲得好的老师鼓掌历来是珠海校区的学生未成文的传统,但并不是每一个老师都会像他这样在每次结束讲课后在学生鼓掌的时候都会认真而又谦卑地鞠躬致谢。正是这些可爱的老师存在,让我觉得中大有值得我怀念的地方。

  

  所以你看,以上种种,都是我给你说的关于我在中珠的故事。有些故事很欢乐,有些故事有点小悲伤。但是它们都是我在中珠的点点滴滴无法否认的过去。来到中珠的时候我半怯半喜,离开中珠的时候我平平常常,大概是因为人生太多不确定的因素,让这两年成为我必须经历但是并不会过度怀念的部分。无论未来将要经历什么事情,是要在中珠度过两年,还是要回迁广州面临挑战,都得学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不想跟你说什么太多的方法论和社会既定的价值观,如果真的有什么道理是我想告诉你的,那就是希望你能够让自已做一个装满了故事的瓶子。如果有一天,我同你第一次遇见,我希望你能够有很多很多的好故事给我说。生活不过如此,没有好故事的人生哪来的快乐。

  

  但至少你得学会从现在,清空自己的瓶子,去认真经历与对待在中珠即将出现的一切。好好听自己喜欢的每一堂课,友善地不带功利心地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学着做一个靠谱的人,忙的时候记得看看中珠的夜景,闲的时候可以考虑谈个恋爱。没事儿的时候别想着同未来算计太多,偶然的因素是你算计不来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在有了很多个故事后,好好想想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和拥有什么样的生活,毕竟别人的故事是别人的,你得有自己的路要走。

  

  我等着你把瓶子装满。